本站由职业开发人员倾情打造,完美适应所有屏幕
当前位置:首页 - 文章教程 - 男子全国流浪十多年 卖艺救助七名大学生

男子全国流浪十多年 卖艺救助七名大学生

2018-07-11 20:00 作者:织梦园 围观:197

男子全国流浪十多年  卖艺救助七名大学生

他把头慢慢低下 ,脚尖轻轻抬起,忽然再轻轻一点,二胡声悠然响起,四周寂然无声,只有昆明深秋正午的阳光,从窗外倾泻到他身上。随着双手的滑动,“梁祝”里低沉哀婉的琴声,融合在窗外懒散的阳光里。两只蝴蝶在琴音里翩翩起舞,在绕梁的哀婉中慢慢飞出窗子。

张金峰看向窗外,眼角有一丝泪光闪过。

转折 劫难改变人生

张金峰是山东临沭县人,出生在制作民族乐器的家庭里,从小就经常缠着来买乐器的叔叔爷爷们来上一段。

之后,结识了临沂地区京剧院的琴师朱士国。在这位启蒙老师的带领下,他走上了学习二胡和吹奏乐器之路。

在高中快毕业时,临沭县地方剧团的两位老琴师相继生病,情急之下,教育局面向学校寻找琴师苗子,张金峰被选进了剧团担任琴师。几年后,地方剧团相继解散,他被安排进临沭五中做音乐教师。

1989年,他的妻子患上了肝硬化。为治病他东挪西借,欠下了5万元外债,但最终还是没能挽留住妻子。之后,索债者经常找到学校,他感觉颜面无存,只好离开了讲台,和乡亲们踏上了艰难的打工之路。然而,生活并无改观。张金峰说:“本来,如果不是妻子的生病去世,我拥有一个比常人优越的家庭。但妻子去世后留下的巨额外债和两个孩子,让我一直喘不过气来。”

之后,张金峰想起在济南打工时,曾见过一个老者在街头卖唱。“与其到处打工碰壁,还不如凭着自己的琴声去赚钱养活自己,偿还外债。”

卖艺 背着孩子流浪

张金峰毕竟做过剧团的琴师和学校的音乐教师,实在抹不开面子在自己家门口“卖艺”。就骑着单车跑到60公里外的连云港附近的集市上,尝试着“跑江湖糊口”。还别说,他娴熟的二胡和吹奏乐器,还吸引了不少乡亲们驻足。在欣赏完他的二胡后,还给他一些零钱生活。

虽然他在百里之外卖艺,但有次还是让他尴尬不已,一位他中学的物理老师见到了他。那一刻,张金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老师没说什么,带他去吃饭。吃饭时,说起自己的坎坷经历,张金峰泪如雨下。老师也是泪眼婆娑,劝他:“在街头演奏也不是啥丢脸的事,没有人会笑话你,没必要躲躲藏藏的。”

老师的安慰和鼓励给了他很大信心,1992年,他背着只有2岁的小女儿,踏上了外出演奏谋生的道路。“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背着女儿走过了全国200多个城市。截至目前,除了西藏、海南、澳门、台湾没有去过外,其他地方都走过了。”

“每到一个城市,我都感到了很多人对二胡和吹奏乐的喜爱,很多市民都给我和孩子买衣服和零钱。这么多年来,全国各地无数的好心人让我们感到了温暖。”他感慨地说:“在孩子稍微长大后,我就想着帮助比我们更贫困的人群。因为每个城市里,喜欢二胡的大学生都比较多,而一些学生的学习和生活都比较困难,所以,我就选择帮助这些孩子完成学业。”

反哺 救助7个大学生

第一个受到张金峰帮助的是北京大学的王小军。那年他在北京公主坟附近的一个小公园里演奏二胡,不少市民围观。后来,一个小伙子给了他5元钱。在他准备离开时,小伙子似乎想过来和他聊聊,但还没走到他跟前,却突然摔倒昏迷了。想到小伙子还刚给了自己钱,现在他昏倒了,自己不能不管。张金峰背着女儿,找来三轮车将小伙子送到医院检查,医生的检查结果让张金峰震撼不已:“这个小伙子是饿昏的。”

“小伙子都没钱吃饭,还能给我们钱,太让人感动了!”之后,张金峰找到北京大学,了解到那个小伙叫王小军,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准备出去兼职,而给他的那5元钱是王小军的公交车费。感动之余,张金峰准备将自己积攒的一些钱给王小军,帮助他完成学业,但王小军坚决不要。之后,张金峰就利用下午和周末,到天安门广场演奏二胡,后来将5000元钱送到北大,帮助王小军完成了学业。

之后,他又资助了福建大学的黎辉和武汉科技大学的肖延华。

2001年,张金峰来到了昆明,在翠湖演奏时认识了云大数学系的于洪州同学。在3年时间里,陆续资助了他2万元钱学费和生活费。

在昆明理工大学就读的皱文义,上小学时就靠自己捡饮料瓶完成了功课,初高中则是靠打工或做搬运工挣够学费后再继续读书,上大学后,哥哥又去世了,留下了两个孩子也要靠他抚养。认识张金峰后,他每次都非常疲惫了还来学习二胡,在一再询问下才知道了他的家庭情况。皱文义的自强精神,让这个山东汉子非常感动,硬是塞给他1500元钱,让他注意身体,不要把自己拖垮了。他总共资助了7名大学生。

归宿 倦鸟定居昆明

4年前,在医院工作的程丽女士(化名),在医疗垃圾堆里捡到了一个弃婴,经抢救后女婴脱离了生命危险。但事后一直没人来认养女婴,本身就有残疾的程丽就收养了孩子。为了照顾孩子,她连班都不能上了,只能每月领取300多元的低保金。在了解她的处境后,张金峰就一直资助她们母女,在4年时间里,先后资助了孩子6000多元钱。

对此,程丽感激地说:“孩子已经4岁了,非常聪明。我们能有今天,多亏了张金峰老师的帮助。”

这些年里,张金峰还参加了一个民间慈善机构,先后到云南的禄劝、西双版纳、金平等地考察,对边远山区一些村民缺医少药等情况进行了详细调查。经过努力,争取到了慈善基金,先后在这些地方建立了蓄水池、学校、卫生院等设施。

说起这些年的经历,张金峰说:“小女儿是在我背上长大的,明白有多少人曾经帮助过我们。所以,对我资助其他人的行动,一直非常支持。但在老家长大的大女儿,就埋怨过我不知为自己打算,到现在还没攒下一点家业。对此,我只能对孩子表示抱歉。”

谈到以后的打算时,张金峰感慨地说:“这些年来,我像一只流浪的候鸟,在全国各地流浪。现在,身体状况不如从前了,两个孩子也已成人,我准备逐渐结束流浪生涯,定居在昆明。对一些喜欢二胡和吹奏乐器的孩子进行一些辅导,将我对中国乐器的理解和演奏技巧传授给他们。同时,不久后还要赶到杭州,参加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举办的国家一级二胡演奏员的考试。这辈子,我注定要与二胡为伍了。”

可喜的是,今年已经47岁的张金峰,在准备结束流浪的同时,还找到了自己的“另一半”。(张密)  

 

本文章的作者
本周阅读排行 文章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