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由职业开发人员倾情打造,完美适应所有屏幕
当前位置:首页 - 文章教程 - 折了翅膀,仍要高高飞翔-残奥精神激励地震灾区伤残少年

折了翅膀,仍要高高飞翔-残奥精神激励地震灾区伤残少年

2018-07-11 19:59 作者:织梦园 围观:96

折了翅膀,仍要高高飞翔
——残奥精神激励地震灾区伤残少年
□   新华社记者

9月11日,当“无臂飞鱼”何军权终于收获自己北京残奥会第一金时。千里之外成都市的一所康复中心里,在汶川大地震中失去双腿的女孩张凤也重新“站”了起来。尽管,她靠的是一双70多厘米长的假肢。

第一次,张凤只“站”了5分钟。就是这咬牙坚持的5分钟,她两条不足半尺的腿已经全部肿了起来,毛细血管一根根爆出,触目惊心。

“刚才我闭着眼、咬着牙,脑子里只想何军权在游泳池里用头撞壁时的情景。”小凤对守在一旁的父亲说,“明天,我‘站’的时间会更长。”

尽管远隔千山万水,但自9月6日晚中国残疾运动员侯斌以震撼世界的方式,顽强“攀登”点燃北京残奥会主火炬的那一刻起,充满勇气和豪情的残奥会,挑战自我、追求梦想的残奥英雄们,深深地激励着像张凤一样数以百计的地震伤残少年的心。

折了翅膀,明天依然可以高高飞翔!

灾难突降,无数孩子遭遇花季之殇。但灾难也见证了坚强,一个又一个孩子让生命重新“站”起来。

4个月过去了,梦魇渐渐远去,灾区的父老乡亲纷纷搬进板房、自建房,回归正常的生活。只有灾区孩子们被折伤的翅膀,记录着那场灾难造成的巨大伤痕。

但是,灾难也见证了坚强。这些昨天还在父母面前撒娇的孩子,面对伤残的残酷现实时,表现出令人震撼的毅力和沉稳,让一个个受伤的生命重新“站”了起来。

走进地震极重灾区什邡市红白镇的红白中心学校板房区,正值课间休息时分。操场上,一名小男孩用左手拍着篮球,身体略有倾斜,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。

男孩叫赵昌粒,12岁,是红白中心学校六年一班的学生。这所学校在汶川地震中遭受了毁灭性打击,教学楼瞬间变成了残垣断壁,159名孩子永远离开了红白。而小昌粒在地震中失去了右手,那只投篮很准的右手。

地震发生后不久,小昌粒被从学校废墟里挖了出来。他没有哭,一个人坐在路边,用左手托着露出骨头的右手,满脸是灰,连从一旁经过前往废墟救人的老师都没认出他来。

小昌粒很坚强,失去右手的他在医院里就开始练习用左手写字,刚开始时手抖得很厉害,但他坚持了下来。现在,装上假肢的小昌粒仍然不太愿意让别人看他的右手,总是把左手亮出来。但是,他仍然很自信:“其实我和别人一样,只是右手不太好使而已。”

北川小姑娘李月在地震中被埋在废墟下,可她凭借着对芭蕾的热切渴望,苦苦支撑了70个小时,创造了生命的奇迹。“我身边的同学都不在了,但是我一直想着跳舞,就坚持了下来!”这是接受截肢手术醒来后,李月对家人说的第一句话。

据四川省民政部门的不完全统计,全省因“5·12”大地震造成的伤残截肢青少年多达数百人。9月份开学后,地震中伤残的孩子们,大多数人像小昌粒那样接受完治疗、回到学校。还有少部分伤非常严重的,仍在医院治疗或在康复中心安装假肢,进行康复训练。

这些可爱的孩子,像春风夏雨中的雏鹰,刚刚学会展翅,就被无情的灾难折伤了翅膀。但是,他们都没有倒下,没有失去活泼的笑脸,没有失去对生活的热爱。

有梦就有力量,有梦就有方向。超越自我,振作隐形的翅膀,明天依然可以高高飞翔。

折伤了翅膀,还能不能飞翔?

残奥会开幕式上,坐着轮椅的“芭蕾女孩”李月,依靠双手再次翩翩起舞,用一曲倾心演绎的《永不停跳的舞步》,向世界、向伤残的小伙伴,也向自己证明:地震可以折伤我的翅膀,但它折不断我的梦想,超越自我,就仍能高高飞翔。

雷瑶是都江堰中学高一年级的学生。地震后在江苏无锡接受治疗期间,她的坚强感动了那里的医生。“高中三年要努把力,无锡的江南大学,就是我的目标。”雷瑶说。

在四川省肢体伤残康复中心,张凤每天除了“穿”假肢训练6个小时,就是学习英语。这个16岁的漂亮女孩告诉记者,她希望自己以后能成为一名翻译。

这两天,为中国队夺取首金的独臂游泳运动员杜剑平成了孩子心中的偶像。失去右手后,曾经想学习父亲当一名军人的昌粒,对人生目标进行了重新定位--“我虽然不能打球了,但可以练跑步。班上没有一个同学跑得过我。我瞄准残奥会了!”孩子的眼中,充满着自信。

映秀小学的小思雨正在安徽的医院安装假肢。教师节那天,她特意给在地震中救了自己的校长发来一条短信:“虽然失去一条腿,但我会向参加残奥会的英雄们学习,坚强地活下去,而且相信会活得更好”。

残奥会上,当残疾运动员实现自己的足球梦、游泳梦、篮球梦的时候,在地震灾区,伤残少年们也正在一步步地向自己的“大学梦”“翻译梦”“奥运梦”迈进。

这些地震灾区的伤残少年身体里都涌动着磅礴的生命力量:直面磨难,超越自我,生命就会充满奇迹,隐形的翅膀也可以让梦飞翔!

爱,可以支撑人走过灾难,引领人享受美好生活。无论是残疾运动员,还是地震伤残少年,他们一直都在被爱紧紧包围着。

在北京残奥会上,来自世界各地的4200多名选手,或坐着轮椅,或架着拐杖,或双目失明,或靠人扶持。然而无一例外的是,他们每个人的脸上,都是一片灿烂的笑容。

同样,在四川省肢体伤残康复中心,记者见到的也是一片阳光般的孩子脸庞。如果不是见到他们伤残的手臂或腿,谁也不会想到4个月前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人生浩劫。

他们的笑容从哪里来?乐观从哪里来?坚强从哪里来?在“鸟巢”里、康复中心、校园里……我们可以找到答案。笑容从亲情友情的温暖中来,乐观从日复一日的进取中来,坚强从人世间一片爱的汪洋中来。

在过去的一周多时间里,观众不停地挥舞彩旗,用最热情的欢呼、最真挚的喝彩温暖、欣赏、感谢运动场上身体残缺的“真心英雄”们。温暖他们因种种灾难而受伤的心灵,欣赏他们一次次超越人类生理和意志极限,感谢他们献上的一堂震撼人心的生命教育课。

双腿高位截肢的何纯涛,是在什邡市蓥华镇的废墟下被埋50多个小时后,被乐山预备役和河南武警救出来的。醒来后,她抬头发现,很多同学都守在她的病床前。“失去双腿是不幸的,但能活到今天,很多人为我付出太多,为了他们我要好好活着。”何纯涛说。

本文章的作者
本周阅读排行 文章推荐